10/10/2010

寫 序


掌門詩學季刊第59期編輯筆記



寫 序


  2,000年以後的台語文學,m̄-管是tī題材、手法抑是表現的藝術性來講,攏有值得進一步期待的所在。因為閱讀的關係,免不了會讀著一寡作者請人替in的詩、文集寫的序文,其中五花十色,除了「褒」以外,我也對一寡hōn請寫序的人,對近十年來台語文學發展的無知感覺誠意外。
  Tshuē人寫序抑是替人寫序,若像是誠普遍的代誌,定看一寡寫北京語詩的朋友,為in的詩集因為hōn認定是重量級的詩人抑是學者寫序,就若像是khioh-著寶,抑是得著誠大的肯定hit一款,喙笑目笑,恨不得全世界的人攏知。其實替人寫序的人抑是作者本身,應該攏會面對誠大的精神kah現實的負擔才對,m̄-過我若像真少tī序文內底看著替人寫序的人感受著這種嚴肅的負擔,反倒轉「褒人」kah「hōn-褒」,若像是誠正常的代誌。
  有一寡替人寫序的人,tī短短的序文內底,舉例家己的詩比引用作者的詩koh較濟。我tī一本朋友送的台語詩集內底就看著這種情形,這个作者伊平平請二位朋友替伊的詩集寫序,一个是一世人到-tann寫無幾首台語詩,bat得過伊tī文章內批評是「虛幻國家」的國家文藝獎的北京語詩人;另外一位是年紀較輕,完全以台語做文學寫作語言的台語小說家、詩人。In平平替這位作者寫序文,這位慣勢用北京語寫作的重量級詩人,tī三頁的序文內底引用伊家己的詩十三逝,作者的詩八逝;另外這位少年台語作家的序文寫六頁,引用作者的詩六十四逝,無引用家己的詩。我看這位較少年的台語詩人,誠認真分析作者的作品分享hōo讀者;m̄-過這位重量級的北京語詩人寫的序文,除了一堆虛詞以外,就是一再重覆冊名kah應對人情世事的無用語言。二篇序文囥tī冊頂頭,重量級詩人的序文擺第一篇,認真寫序的少年台語作家寫的序文擺後壁,uì序文囥的前後位置來看,這呈現出來的是一種長久以來醬缸文化教育的結果。
  這種醬缸文化教育的結果,亦出現tī序文內底特別呼籲有創作資歷的作家從事母語書寫,m̄-過in家己m̄-是leh閃避,就是意願誠下的人身上。這種醬缸文化教育的結果,kāng-款反映tī請人寫序的作者身上,in陷入一定愛請人寫序,迷信權威者,信服名人,甘願犧牲寶貴的篇幅,換來膨風家己的序文。


1 意見:

Voyu Taokara Lâu 提到...

提供兩个詞hōo你參考,詞真歹揣,好空tàu相報 ^___^

華:『免不了』:bē免得
華:『恨不得』:bē-kā-kin;bē-khat-kin

張貼留言